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回首笑看乌鸦和雷耀扬

不知有多少岁月,有若微风又如细沙,悄悄流失了在指尖缝间?
总以为,十个年华足够毁灭我对他们俩的喜爱,然我想错了。
喜欢就是喜欢,无关时间,无关空间。
记得猫猫看完古惑仔三部曲之后,轻轻吐出重于万金的四个字:“喜欢,好看。”
这够了,对我而言是真的够了。有时候,一个作者可能不求读者的万字赞美,也不要读者的千字理由。因为他写完了自己喜欢的文字并有人共同喜欢着。
感谢我亲爱的白兄,我开始看半场江湖了,乐见乌鸦和雷耀扬在另一场舞台上演出另一个戏剧。
能够让我念念不忘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两个男人呢?

关于四大名著的YY运动

依我看,天下原是没有什么不可YY的,只在一念之间罢了。就像我从来不喜欢YY真人。
《三国演义》,乃《三国志》的历史同人,如今恶搞同人多去了,说来会窘死了我。酷爱YY三国的日本人最早的作品,就是300多年前江户时代的一部能剧,扯什么呢?关羽大爷X诸葛亮大爷的罗曼史……囧!还有很多,像港漫版《龙狼传》、女体版《一骑当千》&《三国志百花缭乱》、恶搞游戏版《三国无双》&《大蛇无双》、猥亵BL版《钢铁三国志》,据说看过这的可怜人都恶心死了,不细说了。因为都是一群群大爷小爷,内容很足,所以它的YY空间很大,难怪日本这么厚爱三国。

红楼茄鲞

在AA的红楼美食日志里看到一个很眼熟的菜名:茄鲞。
使劲回忆,终于想起来了——就是王熙凤接待刘姥姥那个的,巨汗。

第四十一回 栊翠庵茶品梅花雪 怡红院劫遇母蝗虫
……凤姐笑道:“姥姥要吃什么,说出名儿来,我搛了喂你。”刘姥姥道:“我知什么名儿,样样都是好的。”贾母笑道:“你把茄鲞搛些喂他。”凤姐儿听说,依言搛些茄鲞送入刘姥姥口中,因笑道:“你们天天吃茄子,也尝尝我们的茄子弄的可口不可口。”

纸人守夜

愚人节近了,容许我说几句废话以此祝贺。

ZE中所谓的完美纸人,守夜说:“我会WORD跟EXCEL”
——这个是信息时代人使用PC的基本功吧?若是还会DOS命令、机器语言、修改注册表之类的就更好使了。不过即便守夜可以自行进化到五星上那位Fatima们的希望·拉克西丝女神的境界,也不能自主自立,他始终需要个主人。正如他打工的人妖老板莉莉小姐说得好:
“因为你是小隆的M男啊……怎么听都像是自愿当奴隶啊!”
顺便说下,我非常讨厌WORD以及OFFICE系统,至今不安装且不使用。也许我跟它是打了八辈子也看不顺眼的超级死对头。

守夜说:“也会记帐跟茶道”
——这个不错,一时想到了邪神身边的贱狗·洪步先生,他无疑是最会用心计算一切的男人,包括面对亲生儿子的时候。因此他的心里一定记了很多很多的帐目,可能会记得一点点亲情债,但同时觉得母亲和儿子很无关紧要,所以亲情在他的眼里不过如此渺小——所以他神情半是沉默半是孤寂地对邪神说“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没有过亲情的感觉……从没有过……”
我爱喝茶,请给我泡一杯好茶吧!但,请不要在我面前表演日本茶道。

守夜说:“除了做菜之外,家事全能”
——这位先生好厉害啊,不仅能够出得厅堂、下得厨房,还可以进得睡房呢,爆笑!我家曾留予和方善渊也是其中翘楚,不过“家事全能”这个标准未免太高了吧?守夜干脆应聘当我们御用的家庭妇男好了。

守夜说:“顺便一提,我的特殊才艺是弹钢琴”
——无聊。我没钱给你买一架钢琴也没地方给你放的。不如当精通各种学问的活字典更实际。因为即使电脑再好,也要有电源,也要开机使用;图书馆也要找分类翻书抄录,好麻烦啊,谁叫我越活越懒了呢?

千虑之一失

整理《无日》的年表时,发现到一个大大的错误——
“一九七九年,六四参军……”
“一九八○年,六四和曾留予从南京国际关系学院毕业……”
在现实上,这是不可能成立的!换个比较正确的说法应该是,
“六四,男,1959年出生,1979年参军,1980年考入南京国际关系学院的前身,1984年毕业后进入中央军委……”
可是,这样一来,六四考上了的同时,却是曾留予的毕业离校日,
他们本就很稀少的交集点不是又少了一个吗?
不行不行不行!
抱头痛哭过了,从头重来,全新修改就是了!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