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存档:语林漫步

【约定俗成】

误:人是铁,饭是钢
原:人是饭,铁是钢

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原: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

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原:舍不得鞋子套不着狼

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原:三个裨将,顶个诸葛亮

【错误用法】

误:有眼不识金镶玉
原:有眼不识荆山玉

误:跳到黄河洗不清
原:跳到黄河——洗不清

感谢mihuocool亲的提供:

不足为训:不值得作为效法的准则或榜样。误用:教训。
不刊之论:指正确的不可修改的言论。误用:刊登。
差强人意:大致上还能使人满意。误用:不合或是用反意思。
高屋建瓴:比喻居高临下。误用:建筑。
首当其冲:首先受到冲击,一般作谓语。常被人误用为定语,代替“首先”。
曾几何时:表示过去没多久。常误用为曾经,不知何时。
鬼斧神工:形容人的制作技艺高超,常误用为形容为自然景观。相似的还有巧夺天工。
平铺直叙:指文章不讲究修辞,只把意思直接叙述出来。常误用为贬义。类似的还有名噪一时,也常误用为贬义。
不以为然:不认为是正确的。常误用为为“不以为意”,表示不放在心上,无所谓。
久假不归:长期借用不归还。误用:请假。
目无全牛:指人的技艺高超,得心应手。易误用为缺乏整体观念。

♥♥♥喜欢的格言♥♥♥

致虚极,
守静笃。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良禽择木而栖,
须近有道之士,
早谢无情之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难能之理宜停,
难处之人宜厚,
难处之事宜缓,
难成之功宜智。

我的人生里,
没有所有权,
只有使用权。

不一定当第一
只需要做唯一
让我们一起努力做唯一

幽思在我的心里沉淀下去,
正如暮色降临在寂静的深渊中……

青丘国♥九尾狐の墓志铭:

在这寥廓的星空下面,
掘一座坟墓让我安眠:
我活得快乐,死也无怨,
躺下的时候,心甘情愿。

请把下面的诗句给我刻上:
他躺在自己心向往之的地方,
好像水手离开大海归故乡,
又像猎人下山回到了家园。

————[英国]史蒂文生

腊梅蜡梅,本是一家

某一天,柳学文听到校对室有一阵似是吵闹的声音,进门一看,原来是小麦和小郭在为一个汉字而叫阵。
“柳主任,你来得正好,帮我看看,哪个是正确的?”
小麦连忙拿着文稿给柳学文过目,上面这么写着:
……在腊月里悄然开放,所以叫“腊梅”;它的花瓣上有一层油亮的东西,像涂了蜡,所以也叫“蜡梅”。也许正是有了这层“蜡”,花儿才不长“冻疮”,才能在寒冬腊月里一枝独放,安然无恙。
小麦说,彼腊非此蜡,肯定是作者一时粗心大意的手误。小郭却坚持“腊梅同蜡梅”的看法。
柳学文笑笑,“依我看,这位作者写的没错。小麦对校对汉字保持高度敏感是好事,但不能过度固执于现有字典。”低头审阅手头上的稿子,“事实上,所谓的正确写法未必就是绝对无误的,以前很多旧词的写法都不是单一的,被人为地规定统一了以后,其它写法就成了错别字。但是,之前的很多书无法同时更新,不同时期出版的字典和词典的说法都不一样。结果越统一越混乱,而日常生活中,你们有谁是查完了最新版的新华字典才开口的呢?谁又会每年都买一本最新的字典?”
放下稿子还给小麦,摇头叹道:“我们语言文字委员会规定的文字标准不停改变,让我们真的很困扰啊……”

THE END

后记:
个人偏好“腊梅”这个词,不只是便于快速“连写”,还因为我喜欢把“腊梅”看作“月色的梅花”,冷清的月色很适合寒冬的气质,挺好。
因此多年以来,只写月旁,不用虫爬的,但也不会认为蜡梅就是错别字。

“忙”者,其心亡也

某一天,柳学文外出采访某夫妇,带着稿子回来了,
她一进门转个身,就看到很久没见的同事小麦躺在休息室里的沙发上打个困儿,
“小麦,小麦,最近在忙些什么?看看你这么累去苦来。”
“瞎忙呗!”小麦醒来一看是柳学文,苦笑着回答。
柳学文哦了一声,再说些闲话,轻轻地关门离开了。
大家都在忙,而且都在瞎忙,连她自己何尝不是每天都要跑外面找关系做新闻呢?

THE END

“忙”,便是现在我要写这个日志的主角。
成君忆老先生说过,“忙”这个汉字精确地描述了人们为什么晕头转向的真实原因。
“忙”者,其心亡也。
所以,我们忘记了云淡风清,忘记了悠闲从容,忘记了单纯快乐,
当我们离“闲”越来越远的时候,为一些看似重要的人、事、物忙得晕头转向,
可悲么?因人而异。
比如你追求物质生活带来的刺激和利益时,不得不忙起来,忙什么呢?
跳槽加班挣大钱、夜车约会、通宵抽烟看碟、相亲结婚生子……这就是你的“忙”。
如果你觉得为这些把身心忙累了,是值得的,那么你可以不需也没必要感到一点点可悲。
比如我在忙着观察一个个汉字的演变过程,或许在别人看来这是枯燥无聊的,我却觉得很快乐。
所以我只能说,忙者该不该为“心”而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说个题外话,
“其心亡也”,若遇上个粗心人,也许会认成是“忘”字,因为他没有注意到心与亡的位置顺序。
那么,“忘”字又是如何来的?
学习的时候,我仅了解到两个,
一是根据金文形体来表示“亡失了心中记忆之事”,
二是在古时,“忘”可作“亡”的通假字,
有兴趣者可以找看看《战国策》做个对比——“忘其”同“亡其”(意指:还是、抑或)。

《字海迷踪》的来历

《字海迷踪》并非我的原创,实是台湾某文摘上的一个专栏名称,
讨论和讲解汉字的种种,比如演变,异形化,简体化,创新……
我一直很喜欢看这个专栏,为此还跟父亲抢来抢去呢!
每次抢到手之后,定会关门,坐地板,借助窗外的一丝亮光,埋头阅读。
看后颇有不少的收获,还能纠正我认知上的一些错误,这个日后会说的。
有一次,给同爱汉字的某兄弟讲了一段内容,兄弟也觉得很有意思,
为便于我们兄弟一起讨论汉字,决定开个日记本存下汉字资料,
万万不料,该空间使用了才一个星期,就一命归西了!!!
天杀的,还来我千辛万苦录入的汉字啊!!!
鉴于这打击过大,我发毒誓以后绝不会再录入任何一个汉字的奥秘!
转眼间,不过半载数月,现在只为发泄我对汉字的胡思乱想而重开,
我知道,这时候说这种话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憋了不少想法,实在是不吐不快啊。
要么在发泄中生存!
要么在压抑中死亡!
在此声明,我开的《字海迷踪》绝非据史分析,请勿以此做学习汉语的参考材料,
毕竟我的出发点不是误人子弟。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