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关于收藏癖


我心爱的藏书,大多数都是相当古老的,因此绝不外借。
而且,大众爱看的流行小说永远不会在我的购书预算里。

言归。
《泰戈尔诗选》:罗宾罗纳特·泰戈尔,写出“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印度诗人。里面收了一百零三首诗,以《奈维雅》、《克雅》、《吉檀伽利》为主。
其实我很想买《飞鸟集》,还没有找到好的版本,不过我喜欢一边等候一边收获。
诗集底下两本跟A4一样大的,是台湾出版的《意念图志》,专门介绍CG插图的种种,收集了英国、加拿大、纽约、日本、台湾插画精英百余幅创作,还有《插画修炼术》和《僧与禅的共鸣》,等等。
《物种起源》是达尔文论述生物进化的重要著作,在此引用马克思的评语:“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非常有意义,这本书可以用来当作历史上阶级斗争的自然科学根据。”
《洛丽塔》这本书实在太有名,如今它在世界文坛的影响越来越大,英国新闻界把它选为二战以来影响世界的一百部名作之一。法国读书指南宝典《理想藏书》认为,在当代最值得收藏的10部美国经典小说中,《洛丽塔》名列第七。
它的开头和结尾很有意思,都用一个少女的名字,说得精确些,应是“小说中的第一个词和最末一个词”。
洛、丽、塔——念起来总有特殊的味道,久久缠绕在舌尖和牙齿之间,或许会有一点快感。
“洛丽塔是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同时也是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得由上颚向下移动三次,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洛—丽—塔。”,这是开头的第一段。
结尾:“……这就是你和我可以共享的唯一不朽的事物,我的洛丽塔。”
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
苦等了多年才买到一个很合我眼的版本,无论是文字翻译还是书籍设计都很棒,总算了了一桩心愿。


口红,“女人真可怕”的有力证据之一。
一些喜爱涂大红色的女人张开嘴唇,往往会让我蓦然想到一个成语——血盆大口。
所以,我的母亲绝对不会在我的面前,擦上血红的口红。
从左到右,依次分别是:
我父亲买给我母亲的第二支,第一支早过期,被我当涂鸦棒用完了;
我母亲友人A赠予她的;
我表姨送她的;
我母亲友人B送她的;
四支金色家伙和二支润唇膏都同一个品牌的,都是我母亲友人C送的。
但我母亲从来不擦,一直嫌擦口红太麻烦,又说它有毒。
要么扔到冰箱去,要么扔给我涂鸦玩玩。
我想说,老妈啊,擦一点意思意思下,不行吗?
蓝色冰爽护唇膏和蜂蜜唇蜜,正是在下喜欢的必备品之一。
尤其是唇蜜,保湿的效果好得没话说!当初父亲也很喜欢,买了回来,就被我据为私用。


最后,便是近日合法搜刮的战利品了。
二本可爱的笔记本和一本活页夹记事本,给尕日雅做生日贺礼。
七种包装纸,是我的最爱之一,摊开平了,扫描以后就是好的素材。
三支自动铅笔归我私用,圆头是滚橡皮,很可爱又好用。
深蓝色的运动水瓶是单位送我的,送英明好了。

-1 Comments

月烨 says...""
我保证你的收藏爱好一定是最独特的一个!
2007.07.14 22:20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ziyong.blog84.fc2.com/tb.php/85-0edbf0e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