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曾留予,还要潜水吗?

在此万分感谢白兄的提供。

题材是一个人,无论什么,经常会摔个跟头或者晕倒或者掉沟里什么的就穿越了,而且每次都不同,但每次都碰到一个相同的人。
那个相同的人,总是没多久就把这个人杀了,无情的很,一开始主角觉得自己倒霉,但后来就开始赌气,觉得下次的时候至少能多纠缠对方一段时间,但还是不行,似乎话说的越多,死的就越快。
最后主角内心在呐喊,难道自己真的就得不到一见钟情还坚持不到日久生情,那简直是太悲伤了。

紫雍的作业如下:

A
清如镜的夏空,如此明朗。
水色,朦朦胧胧的,或深或浅的水蓝,正是他眼前唯一的主色调。
他冒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胸中突然又疼又闷,低头一看,正是专门刺鱼的尖叉子,深深陷入了他甚不发达的胸脯。
原来,叉子的主人当他是偷鱼的,不问清白地把他干脆刺死。
“我操你!”
说粗口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对面岸上站着青年,平静的表情上尽是见怪不怪,冷眼注视他何时因为失血过多而亡在水下。
你是……
他死了,然后,返回到他自己的时代去了。
醒了就好,他的助理程疏影说他潜水时不小心摔到石头就昏倒了……
他摸摸头皮,又摸摸胸部。程疏影当他变态了一回。
重来一遍,他再潜水撞石头去了。

B
还是那一天,还是那一湖,还是那一山。
他学乖了,潜到水草众中,露脸换气,望着对面岸上,那个青年正在编织渔网。
“你是不是方善渊?我是你师……”
话尾没完,再一次被刺死了……

C
再来一遍!
他偷偷潜到对面岸边,放轻手脚,来到那个青年的背后,企图乘着青年一个不注意,封住几大穴道。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青年也来个反手点穴,把他点住了。
这一刻,天地间安静了。
他们两人都不能动弹,大眼对小眼地对视着。
直到活生生地饿死,接着发臭发烂,被兀鹰豺狼瓜分,最后遗留一把白骨在风沙中隐没了。

D
不玩了。
他放弃了穿越那个平行世界去调戏他从不谋面的师兄方善渊。
曾留予,还要潜水吗?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ziyong.blog84.fc2.com/tb.php/67-8208ecc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