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蜗牛食堂》身心食同源

作者:JoyceWu

  日本异常地喜爱拍摄以食物作为人际沟通的电影,Joyce个人尤其关注其中几部涉及女性主题的美食电影,像是《海鸥食堂》里日本中年女子企图将饭团的美味传达给芬兰人,到《幸福的馨香》百货公司女职员从排斥、喜爱、进而守护中华料理,或是《幸福便当》讲述单亲妈妈如何以便当开启第二人生的可能,女性料理人的故事往往比料理铁人类的男性叙事多了几分柔软细腻的口感,也更容易唤醒观众自身成长的味蕾经验,毕竟我们的味觉经验主要还是仰赖成长过程中身边的女性所建构,不是吗?

  《蜗牛食堂》的故事也不脱上述范畴,女儿伦子(柴崎幸饰演)自小因身世不明而受尽嘲弄,初中毕业后就愤而离家出走,来到城市与外婆同住,在外婆厨艺的薰陶下,伦子兴起开一家自己的餐厅的梦想,然而在随后的感情与财务的双重受创下,不但店没开成,她也患了失语症,只得灰溜溜地回到故乡与母亲琉璃子(余贵美子饰演)同住,百般折难后,她终于在家中储藏室开了一间名为蜗牛食堂的小餐馆,没有菜单、一天只招待一组客人、餐厅的地段也不怎么样,却没想到这间餐馆迅速地就以能实现食客愿望的名声在小镇窜红,餐厅之梦渐渐成真的同时,伦子也慢慢发现母亲的秘密,就像外婆添加了秘方的腌渍品,母女拉扯的关系也逐渐发酵、熟成而至津甜可口…
  
  从剧情上来说,《蜗牛食堂》并未有超越过往日本美食电影的独特表现,但挟着小川糸卖座的原著小说,票房就已有一定的基本盘,加上导演富永麻衣带着魔幻色彩的改编,让《蜗牛食堂》仍能脱颖而出。整部电影最出色的莫过于美术,无论是食物的摆设、场景的设定或伦子的料理书,到绘本般的CG画面,都令人惊艳!此外,片中大量改编日本童谣,让观众仿若置身在不识人间疾苦,只懂口腹之欲的童年单纯。除此,读者在观影时不妨可仔细瞧瞧剧中主要演员的定装,来自你我熟悉的童话角色,如熊大叔、小红帽、小猪、黑巫婆或骑着白马的王子。
  
  《蜗牛食堂》除了大量使用CG动画,也频繁地添加象征物,若隐若现地勾勒出故事的箇中深意,如以乳房山暗喻家乡或家庭情感的富饶内在,这种乳水的想像在我先前介绍的《惧乳:伤心的奶水》曾有提及。
  
  剧中出现最多的莫过于蜗牛的形象,除了造型适切地点出一座位于森林边的餐馆,壳也暗喻着伦子内心的封闭与包袱,甚至蜗牛雌雄同体的性征也被挪用为日本不婚女性日增的象征(如你我熟知的败犬剩犬等新创词语),剧中母亲琉璃子坚持守贞,以试管婴儿的方式生下伦子,实现了处女生子的神话,女儿伦子则默默盘起已婚妇女的发型,以一副拒绝恋爱的姿态,将爱情转移投入料理之中,无论是母亲的守贞或女儿的自爱,都是女性勇于作自己的态度与表现。最后,卡罗.佩屈尼(CarloPetrini)发起的慢食运动也同样选择蜗牛作为图腾,日本作为慢食运动的兴盛地,《蜗牛食堂》也试图呼应这种新的饮食潮流。  
  
  无花果是剧中一个较为隐晦的象征,无花果并非无花,只是巨大的花托包覆着极微小的花与丰硕的果实,就如看似刻薄的母亲并非不爱伦子,只是她总把柔软的心思埋在强势的性格下。
    
  余贵美子将母亲琉璃子饰演的极出色,无论是Hold得住场面的酒吧女或天真的老小姐,演技的拿捏转换相当到位,相形之下,柴崎幸的演出失色许多。
    
  母亲琉璃子所饲养的宠物猪爱马仕(Hermes)是剧中最幸福也最不幸的角色,幸福的是他每凡用餐必定要吃高档、自然食材的食物,跟主人睡在柔软的床上,还有专用沙发,甚至还有专属的人肉推车带他兜风,其刁钻的味蕾让女儿伦子伤透脑筋,却因此获得厨艺更上一层楼的历练。
  
  爱马仕(Hermes)的不幸来自他终究是头猪,难逃成为人类盘中飧的下场,看似残酷,却我想起前些年也有部日本电影《小猪的教室》,一名教师为了让学生们体验到生命的成长,将小猪带进教室由学生们饲养,当猪长大后,老师让学生们投票表决该将猪留给低年级扶养或是送去屠宰场,最终也是被吃掉了。
  
  《蜗牛食堂》里,并没有详细解释为何母亲琉璃子选择吃掉宠物猪,从浪漫方面想,可能是希望以猪的死为女儿上一课生命教育,并预演自身将面临的癌症终点;从哲学角度想,琉璃子企图告诉女儿,无论是你人生所爱或所恨,都要用心去料理自己的人生;从现实角度想,吃或不吃,对爱吃的日本人来说从来不是个问题,不必抱着酒肉穿肠过的虚伪慈悲,吃食即是生命之所依。
  
  我不禁想起前阵子中元普渡,作为传统习俗的神猪祭祀活动,遭到许多动保团体的抗议,要求取消这种不人道的习俗,这些讨论常模糊了饲养、宰杀与吃食的概念,甚至分不清可食与不可食的界线,站在文化多样性的立场,我是不赞同废除神猪饲养,那是与阿美族杀猪仪式般重要的文化传承,但也许我们该思考除了灌食法之外的饲养方式,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考TED的这则影片《出人意料的肥鹅肝寓言》。
  
  就如伦子的魔法料理,能让单恋的学生走入爱情,又让槁木死灰的寡妇容光焕发,《蜗牛食堂》在展现日本人对美食的固执与偏执的同时,也点出魔法源自对身心食同源的理解,当掌厨者细心地考量用餐者的身心状况,并依此做出最适合的料理,自然就能产生魔力。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ziyong.blog84.fc2.com/tb.php/365-9ddd392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