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人不“中二”枉少年

  仅以亲手码字一文献给我家老正太,父亲节快乐!

  【人不“中二”枉少年】
  所谓“中二病”,无非是指一种超凡的自我认知心态,“中二”是日语对“初中二年级”的称呼。但是,在此务必声明,我们篡改的“中二病”只是一个谑称,并无任何贬义,它是指那群虽然上了点年纪,但语言、行为依旧保持了那么一点“二”的人。这种“二”,可以是一种刁钻而恰到好处的幽默,也可以是一种豁达睿智的生活态度;可以是给人带来正能量的乐天情致,也可以是懂一点自嘲精神的纯天然活法儿。不过,二的“度”务必掌握好,诸如喜欢和钞票合影的胖子、忙着拿胸罩和楼房比价格的奇葩,我们是要划清界限的。
  “中二”对于中年人,尤其是中国的中年人来说,是极高的要求:作为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得最折腾的一个阶层,要能滋生出一点“二”劲,那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他们需要有大智若愚的气度,少一点故作腔调的严肃和拧巴,多一点天然萌呆的味道;他们永远都不是孤独的家伙,有一群合得来的朋友,而在这群朋友中间,他能自动落实柔化剂、开心果和吸铁石的功能,精确地制造“气氛”,给人带来毫无压迫感的愉悦;他们需要在大俗大雅之间掌握搞笑的火候,魅力浑然天成,从不用上拉屎的劲;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心脏永远不能有皱纹,强大的内心将让他们在耍“二”的道路上,回击一切不怀好意的目光。……
  做个标准“中二”,或许能飙升你的魅力,可一旦二过头,魅力便会毫不留情地发霉。

  【“中二病”症状大盘点】
  1、不是永远二,只是偶尔二
  2、有强大的造氛能力
  3、二得不造作、不生硬、不恶俗
  4、活得内心强大,不惧他人非议
  5、勇于牺牲自我,娱乐大众
  6、有四两拨千斤的巧力、亲和力
  7、万事不挂心,让自己和别人都放松
  8、有插科打诨捧哏的二货衬托

  【古人“中二病”:真二货,自风流】
  我们今天所说的“中年二货”,如果要在古代找个对应的词,大抵非“名士”莫属。古人的评语总是有一定套路:一个人做不上官,可以说他“淡泊自守”;一个人做不了学问,只会写“今天天气哈哈哈”,可以说他“世事通达”……一个人经常犯二,而且“二”得有范儿,大抵被形容为“名士风度”。
  “名士”,指恃才放达、不拘小节之士,这个词出现于魏晋时期,那是一个盛产名士的时代,宗白华先生称魏晋时期为“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因此也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换句话说,那是一个最富有“二货精神”的时代,以至于出现了专门指称魏晋二货精神的词——“魏晋风度”;七个二货相聚于竹林,并称为“竹林七贤”;二货们的集体行为艺术,还成就了记录其言行、堪为后世二货宝典的《世说新语》。
  ……
  与现在的二货们都爱标榜自己是吃货一样,魏晋名士们喜好美食佳馔,尤好饮酒,追求及时行乐。除了我们熟知的“通过喝酒来戒酒”的刘伶,还有竹林七贤之阮咸,就是发明琵琶的那位,他与族人聚会,因为阮氏诸位都善饮,他们就不用常见的杯子斟酒,而生用大瓮来盛酒,席地围坐大酌。这时来了一群猪,也想加入进来,于是“便共饮之”——人猪共饮,肆意酣畅、物我合一,这是多么具有喜剧精神的一幕啊。
  ……
  “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使可称名士”,换言之,就是有闲、有钱、有文化,才能“二”出美感,“二”出气质,“二”出品位,“二”成一道风景,“二”成一种艺术。今天的二货们,你们找到奋斗方向了吗?

  ——紫雍录入于惠山20130530

  引用百度百科:
  【竹林七贤】
  魏正始年间(240-249),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常在当时的山阳县(今河南辉县、修武一带)竹林之下,喝酒、纵歌,肆意酣畅,世谓竹林七贤。据陈寅恪先生考,西晋末年,比附内典,外书的“格义”风气盛行,东晋初年,乃取天竺“竹林”之名,加于“七贤”之上,成为“竹林七贤”。“竹林”既非地名,也非真有什么“竹林”。竹林七贤的作品基本上继承了建安文学的精神,但由于当时的血腥统治,作家不能直抒胸臆,所以不得不采用比兴、象征、神话等手法,隐晦曲折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竹林七贤”成名年代比“建安七子”晚一些。七人的政治思想和生活态度不同于建安七子,他们大都“非汤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弃经典而尚老庄,蔑礼法而崇放达”,生活上不拘礼法,追求清静无为,被道教隐宗妙真道奉祀为宗师。其中,嵇康和阮籍的成就最高。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