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腊梅蜡梅,本是一家

某一天,柳学文听到校对室有一阵似是吵闹的声音,进门一看,原来是小麦和小郭在为一个汉字而叫阵。
“柳主任,你来得正好,帮我看看,哪个是正确的?”
小麦连忙拿着文稿给柳学文过目,上面这么写着:
……在腊月里悄然开放,所以叫“腊梅”;它的花瓣上有一层油亮的东西,像涂了蜡,所以也叫“蜡梅”。也许正是有了这层“蜡”,花儿才不长“冻疮”,才能在寒冬腊月里一枝独放,安然无恙。
小麦说,彼腊非此蜡,肯定是作者一时粗心大意的手误。小郭却坚持“腊梅同蜡梅”的看法。
柳学文笑笑,“依我看,这位作者写的没错。小麦对校对汉字保持高度敏感是好事,但不能过度固执于现有字典。”低头审阅手头上的稿子,“事实上,所谓的正确写法未必就是绝对无误的,以前很多旧词的写法都不是单一的,被人为地规定统一了以后,其它写法就成了错别字。但是,之前的很多书无法同时更新,不同时期出版的字典和词典的说法都不一样。结果越统一越混乱,而日常生活中,你们有谁是查完了最新版的新华字典才开口的呢?谁又会每年都买一本最新的字典?”
放下稿子还给小麦,摇头叹道:“我们语言文字委员会规定的文字标准不停改变,让我们真的很困扰啊……”

THE END

后记:
个人偏好“腊梅”这个词,不只是便于快速“连写”,还因为我喜欢把“腊梅”看作“月色的梅花”,冷清的月色很适合寒冬的气质,挺好。
因此多年以来,只写月旁,不用虫爬的,但也不会认为蜡梅就是错别字。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ziyong.blog84.fc2.com/tb.php/34-b8dbf8c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