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金庸小说与农业历史

历史悖谬问题在小说中是极常见的,《金瓶梅》和《堂吉诃》等都有很多疏漏,其中有些是有违历史常识的。“金庸茶馆”网站上有一个小专栏名为“骨头大家挑”,专找金庸小说中的漏洞,其中还从未涉及到农业历史的问题。不过我只是茶余一时兴起,并不准备上纲上线。金庸这些破绽,大概也如《白鹿原》中朱先生说的,“留下一点漏洞让后人指责也好喀。”

1、 玉米
《笑傲江湖》第2回:“那农妇从屋中出来,拿着四枝煮熟的玉米棒子,交在他手里。”
《神雕侠侣》第6回:“他(杨过)自幼闯荡江湖,找东西吃的本事着实了得,四下张望,见西边山坡上长着一大片玉米,于是过去摘了五根棒子。玉米尚未成熟,但已可食得。”
《碧血剑》第1回:“老婆婆拿出几个玉米饼来飨客,烧了一壶热水给他们喝。张朝唐吃了一个玉米饼。”
玉米本非中国土产,这是常识。玉米原产美洲,1494年哥伦布从美洲回来后才传入欧洲,辗转传入中国的时间最早估计也在16世纪中期(现在最早的记载是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河南《巩县志》,当时叫“番麦”)。
如果林平之真的能在福建内地山区吃到“煮熟的玉米棒子”,那估计最早也应该在1577年(福建这一年开始有种植玉米)了。不过《笑傲江湖》的年代背景不确定,书中充满了这类似是而非的历史背景特征。《碧血剑》中张朝唐能在广东一带吃到玉米饼还是有可能的,不过这也要建立在一个不太可靠的假设上:即该老婆婆是当地的农村模范带头人,居然有引种这么新奇的外国品种,而张朝唐居然也知道这是玉米饼。
然而杨过想要在陕西的山坡上找到一片玉米地,就算他“找东西吃的本事再了得”也没用,那至少要等上五百年才有可能。玉米传入中国后,长期仅分布在西南和东南沿海的少数地区,直到18世纪的清朝中期,才随着汉水流域的开发在陕西安家。——不过金庸大笔一挥,就一口气空运给杨过五根玉米棒子之多!当然,他不只是对杨过这么好,下面我们还会看到,他对杨过的爷爷也是这么慷慨:

2、 花生、蚕豆、南瓜
《射雕英雄传》第1回:“(曲三)慢慢烫了两壶黄酒,摆出一碟蚕豆、一碟咸花生,一碟豆腐干,另有三个切开的咸蛋。” “杨铁心见一壶酒已喝完了,又要了一壶,三人只是痛骂秦桧。那跛子又端上一碟蚕豆、一碟花生。”“两人有时也仍去小酒店对饮几壶,那跛子曲三仍是烫上酒来,端来蚕豆、花生等下酒之物。”
《笑傲江湖》第1回:萨老头道:“是,是!爷们要下酒,先用些牛肉、蚕豆、花生。”
《笑傲江湖》第2回:“茶博士泡了壶茶,端上一碟南瓜子、一碟蚕豆。”
《笑傲江湖》第25回:“(令狐冲)端起酒碗,又是一饮而尽,小店之中无下酒物,随手抓起几粒咸水花生,抛入口中。”
《天龙八部》20回:“(萧峰)只见地下放着不少熟肉、炒米、枣子、花生、鱼干之类干粮,更妙的是居然另有一大坛酒。”
这里把蚕豆、花生、南瓜子写成寻常的下酒物,但这三种作物却和玉米一样,都是中国本土所无而很迟才由国外传入的。 蚕豆大概在元朝时才由波斯传入中国(参考研究这方面的权威著作:[美]劳费尔《中国伊朗编》“豌豆和蚕豆”条),到明朝时才普遍种植。
花生、南瓜则是美洲植物,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才开始在旧大陆传播。花生传入中国的时间比蚕豆迟得多,大约1530年代传入中国,由沿海传入内陆地区的速度很慢,直到乾隆末年花生仍然是稀见的筵席食品(参见何炳棣《明初以降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第8章“土地利用和粮食生产”中关于美洲作物在中国传播的内容)。山东最初种植花生即在乾隆年间,河北甚至更晚,光绪《畿辅通志》卷五“落花生”条下注:“新”。光绪河北《永平府志》卷二五:“落花生昔无今有”。
在《笑傲江湖》中,在内陆城市武汉花生也被描写成极普通的下酒物,甚至更内陆的武当山居民也知道(第26回,武当派弟子假装老农,嘲笑令狐冲是“瓜子花生”),这种情况决不会早于1700年。
《射雕英雄传》中,公元1199年临安乡下的一个穷村破店,曲三居然能够摆出波斯和美洲的进口食品(蚕豆、花生),郭、杨二位大侠对这样惊世骇俗、连当时大宋皇帝也没见过的新奇食物,居然毫不在意,按理他们至少要揪住曲三大喝一声:“兀那跛子,你哪来的进口食品?这零售价卖多少?”不过考虑到跛子曲三是桃花岛高足,见识武功均属一流,他比哥伦布更早到过美洲也没什么好希奇的。
由于是海路传入为主,按史学家何炳棣的研究,花生直到清中叶,仍是“南果”,“在华北诸省的传播大抵都是乾隆晚期以后的事”(见何炳棣《美洲作物的引进、传播及其对中国粮食的影响》)。上面举的几个故事,还都是发生在南方:杭州临安乡下、福州、湖南衡阳、武汉,但华北的例子也有,如北宋时的萧峰。
所以可能还有比曲三更早到过美洲的:北宋时的契丹族英雄萧远山也给儿子萧峰捎带了若干花生作为下酒之物。萧峰在《天龙八部》里是个不折不扣的食肉动物,点菜动辄就是切几斤牛肉羊肉之类的。萧远山留下花生这样珍贵的稀罕外国食品,显然深有寓意。我中国人比哥伦布更早到达美洲在此有多一条证据。从萧峰看到花生毫不骇异、相反大喜过望来看,他吃花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说不定他也去过美洲。

3、 西瓜
《射雕英雄传》第23回:“(黄蓉)到村中去买了一担西瓜。”
《笑傲江湖》第5回:“(仪琳)走出二里有余,果见数亩瓜田,累累的生满了西瓜。”
“西瓜”一词本非汉语,而源自女真语(参《汉语外来词词典》),该种植物本来也非中国所有,而出产于西亚,在五代北宋时引入西域,再移种到契丹。在唐朝文献中,从未见有关西瓜的记载,最早的记录是北宋胡峤《陷虏记》,他于953年在契丹境内第一次看到西瓜,说它大小像中原的冬瓜,但味道很甜。
西瓜最早见于长江流域,是出使金国14年后,于1143年返回南宋的洪皓;当时他把西瓜种子带回来小规模引种。当时淮河以北的北方种植相对普遍,南方还是比较少的。西瓜的普遍种植大致要等到清乾隆年间回疆平定之后,也就是陈家洛那个年代(参考[美]劳费尔《中国伊朗编》“西瓜”条;黄盛璋《西瓜引种中国与发展考信录》)。
在黄蓉那个年代的南方,西瓜也算是引种不多年的进口时令水果,她居然一口气买了一担,虽然女孩子爱吃水果,但也算出手阔绰,亏她能在牛家村口买得到。24回黄蓉将西瓜顶在头上,沙通天等一见“一条青一条绿的圆球”,都吓跑了,想必鬼门龙王见识虽广,也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西瓜。
《笑傲江湖》第5回这一段描写的盛夏之夜场景,衡山县也有普通的农村也有“数亩瓜田”,那已经类似于清朝乾隆年间的景象了。

4、 人参
《天龙八部》第1回:司玄空手下急忙取过蛇药,外敷内服,服侍帮主,又将一枚野山人参塞在他的口中
《天龙八部》第26回:“匆匆数月,冬尽春来,阿紫每日以人参为粮。”
《天龙八部》故事中,阿紫在长白山保命的三大法宝是人参、熊胆、虎骨。萧峰也正是由人提醒,才想起人参有效果,并因此前往长白山——可见人参保命、人参最佳产地在长白山等观念已经很深入人心,连萧峰这样的读书不多的人也都知道。《射雕英雄传》里的梁子翁,原本也是关外的参客,既然已经出现参客这样的职业,可见此物为当时所重。
但在历史上,人参长期以来却并无这样的地位。隋朝还一度视为妖草,唐时只当作茶叶一样的时尚饮品,宋人也只将之看做干果一样的送礼之物,并不认为它有什么药效。认为人参包治百病、长白山人参为最上品等观念,都直到明朝后期才兴起(见易华《人参崇拜》一文);并且也正是由于明朝人对人参的崇拜,直接导致中原人参被挖光灭绝,长白山和高丽才成为上品人参的产地。
《连城诀》中也有提到丁典把关外的人参运送到汉口做买卖,《侠客行》中关东四大门派的高三娘子家有良马、参场无数,这些人参贸易已达到产业化的景象,大略都是清朝的事情了。

5、 辣椒
《天龙八部》第11回:“自此一路向东,又行了二十余日,段誉听着途人的口音,渐觉清雅绵软,菜肴中也没了辣椒。”
《连城诀》第1回:“那少女(戚芳)十七八岁年纪……脸上红得象屋檐下挂着的一串串红辣椒。”
以上两处,显然金庸认为云南、贵州四川、湖南一带食物都嗜好辣椒,但辣椒却也和玉米、花生、南瓜、烟草等一样,是美洲农产品,传入中国的年代也在明末时期。明末杭州人高濂在《草花谱》及《遵生八笺》中,曾记载一种名为“番椒”的外国传来的草花,但只供观赏,不作食用。中国传统的辛香料不是辣椒,而主要是花椒。史料记载贵州、湖南一带最早开始吃辣椒的时间在清乾隆年间,而普遍开始吃辣椒更迟至道光以后;四川菜中以辣椒为辛香料大致在乾隆嘉庆年间。(参蓝勇《中国辛辣文化与辣椒革命》,《南方周末》2002-1-24)
所以段誉在一路东下时,不是菜肴里“也没了辣椒”,而是可能从来就没吃到过辣椒,除非鸠摩智带着他去了一趟美洲又回来了。不过鉴于段誉后来在苏州燕子坞也喝到了600年后才出现的碧螺春茶,这样时光倒流的事情也未必不能有二。

6、 苹果
《倚天屠龙记》第16回:“(张无忌)在矮树上摘了几枚不知名的果子,拿在手里,已闻到一阵甜香,咬了一口,更是鲜美绝伦,桃子无此爽脆,苹果无此香甜,而梨子则逊其三分滑腻。”
金庸这里并未说这种果子是苹果,但实际上张无忌甚至不可能将苹果拿来比较。因为苹果传入中国在元朝末年,当时只有在宫廷才可享用,他当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不可能吃过,而“苹果”这一名称,更是直到明朝才出现(参见张帆《频婆果考——中国苹果栽培史之一斑》(http://xiangyata.net/data/articles/a03/454.html
梁羽生在《冰川天女传》第1回中有写到陈天宇“劈果救佳人”,劈开的是一个金色苹果,不过此时已在乾隆年间,没有历史问题的风险了。

7、番薯
《连城诀》第5回:“狄云道:‘若有白饭,益发买一碗吃。’那老渔人道:‘是,是!’盛了一大碗糙米饭给他,饭中混着一大半番薯、高粱。”
番薯既带“番”字,可知是外来传入的;其名称在各地歧异很多,如番薯、甘薯、地瓜等,番薯实际上是东南沿海(温州、厦门等地)对它的称呼;《连城诀》描写的湖北内陆地区这么称呼它,略有不妥(现在武汉话称之为“苕”或“红苕”)。番薯在贫苦人中极受欢迎,不久就人们就忘记了这原是外来物种,所以当后来马铃薯传入时,温州方言又称之为“洋番薯”,似乎番薯倒是本地物种了。
这一物种也是美洲植物,传入中国在明朝中叶。这方面的权威学者何炳棣在其《明初以降人口及其相关问题》中指出,“在1560年代,甘薯已经受到云南人民的较广泛的欢迎,到该世纪末已成为福建穷人的主食。”《连城诀》的年代也非常模糊不清,如果设置在明朝中叶以后,狄云能吃得上番薯倒也说得过去。此外高粱原产非洲,其实也属外来物种,不过最迟在宋朝已经传入中国,至少在年代上不会犯错误了。

8、葵花
《笑傲江湖》第30回:方证点了点头,说道:“令狐掌门,你可听到过《葵花宝典》的名字?”
《天龙八部》第1回:梁上那少女将手中十条蛇放入腰间的一个小竹篓里,从怀里摸出一把瓜子来吃。
《葵花宝典》之名,对武侠小说略有耳闻的人大概都听说过。不过向日葵也一样是美洲作物,传入中国在晚明时代,现存最早记载它的书可能是明代万历年间赵岖《植品》。稍后1621年成书的《群芳谱》中记其名为“西番葵”,首次使用“向日葵”一词的是1639年成书的文震亨著《长物志》,但当时栽种还不大普遍,主要是稀罕的观赏植物,《农政全书》和《本草纲目》中都未曾提到向日葵。
向日葵在清朝才开始推广种植,葵花之俗称也到清朝才有,但仍主要是观赏花卉,要像武当派老农说的那样当瓜子来吃,那是直到清朝中叶的嘉庆年间才有的事,距今不过200年(参见张箭《论美洲花生、葵花的传播和对中国饮食、文化的影响》)。
向日葵是源产地在美洲的植物,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中国古代的确也有名为“葵”的植物,根据《本草纲目》的解释,“葵”是一种叶子向阳的蔬菜。该植物中国早有,如三国时曹植在《求通亲亲表》曾以葵藿向日为比喻来向兄长曹丕表忠心:“若葵藿之倾叶,太阳虽不为之回光,然终向之也。”葵、藿的向阳特性都不是花,而是叶片。
金庸在小说里从未肯定说,“葵花”就是“向日葵”,虽然读者都这么默认。《笑傲江湖》时代背景模糊,年代无法坐实,但如果说在令狐冲之前300年有个宦官竟以美洲植物向日葵来命名他的武术著作,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令狐冲是晚清时代的人。
《天龙八部》中提到钟灵吃瓜子,不曾明说是什么瓜子,但当北宋之时,吃葵瓜子固然绝无可能,南瓜子、西瓜子也一样不可能,倒想不出来她吃的还能是什么瓜子。

9、茶叶
《天龙八部》第11回:段誉端起茶碗,扑鼻一阵清香,揭开盖碗,只见淡绿茶水中飘浮着一粒粒深碧的茶叶,便像一颗颗小珠,生满纤细绒毛。……鸠摩智向在西域和吐蕃山地居住,喝惯了苦涩的色茶砖,见到这等碧绿有毛的茶叶,不免疑心有毒。
《天龙八部》第46回:宗赞……将一碗茶连茶叶倒在口里,骨嘟嘟一口吞下茶水,不住的咀嚼茶叶。吐蕃国人喝茶,在茶中加盐,和以奶酪,连茶汁茶叶一古脑儿都吃下肚去。
这一段金庸提到段誉在苏州喝“碧螺春”茶的经历,这种茶叶在清朝康熙年间才有,这已是错误,但还有一个问题在于:即使段誉那个时代有这种茶,他也不可能是这种喝法。对茶文化史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中国饮茶经过三个阶段:即唐之团茶、宋之粉茶、明清之叶茶。
这里描述的场景完全是明清至今的喝法,即直接用开水沏茶叶;而宋朝时的喝法则应是用小石磨将茶叶碾成粉末状,再放到热水里搅拌。而当时云南、吐蕃一带的喝法仍沿袭唐时,制成茶砖(今普洱茶仍是),今藏人喝茶仍与当年一脉相承,须将茶砖捣碎加酥油、牛奶等制成,“咀嚼茶叶”是不可能的。但金庸书中,仿佛茶从来只有这一种饮法,以元末为背景的《倚天屠龙记》第23回也是“雨过天青的瓷杯之中,飘浮着嫩绿的龙井茶叶”,还证明是“新鲜的龙井茶叶”。

10、异种树皮
《天龙八部》第16回:“智光和尚……当年曾发大愿心,飘洋过海,远赴海外蛮荒,采集异种树皮,治愈浙闽两广一带无数染了瘴毒的百姓。”
智光和尚的所谓“异种树皮”,当是金鸡纳树皮无疑。因为瘴毒就是疟疾(疟疾英文malaria,即源于意大利语“瘴气”malaria),即俗谓“打摆子”、“发寒热”,这种病的良效药金鸡纳霜(奎宁)是从金鸡纳树皮中提炼而得。
然而,金鸡纳树皮也产自美洲,本是秘鲁印第安人的土著药物,1632年才由耶稣会教士从新大陆引入西班牙,引种到东南亚更晚,见于中国史籍最早则是1693年康熙得疟疾后服用金鸡纳霜见效痊愈。自然,金庸这里虚晃一枪,只说智光和尚“飘洋过海,远赴海外蛮荒”,横渡太平洋去过秘鲁也未必没有可能。

11、棉花
《天龙八部》第37回:李秋水道:“烧着了……麻袋中的……棉花。”原来冰库进门处堆满麻袋,袋中装的都是棉花,使热气不能入侵,以保冰块不融。
《天龙八部》第24回:“不到半个月便过年了,隔壁江家姊姊穿了一件黄底红花的新棉袄,一条葱绿色黄花的裤子。”
棉花原产也不在中国,而出自印度和南美,大约自东汉起由中亚、缅甸等途径传入中国边疆地带,但却长期停留在此,未传入中原。北宋末年《北征纪实》仍称棉布为“南货”,主要产地在岭南一带。棉花广泛种植始于元代,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称棉花“宋末始入江南,今遍及江北及中州。”北宋时西夏要想搞到那么多麻袋的棉花,也算珍稀进口物资。自然,该冰库属西夏皇宫,或亦不无可能,只是亏他们想得到用棉花来保温。如按马夫人的叙说,自己幼年家境贫寒,见到隔壁人家有“新棉袄”,嫉妒欲狂,也可理解,毕竟当时中原的平民百姓,只怕从来也没见过棉花,棉袄也可算领先时代潮流的样式。

目前已经更新到11了,于是顺手附原作地址http://weizhoushiwang.blogbus.com/logs/429422.html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ziyong.blog84.fc2.com/tb.php/332-c7ab6e1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