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方善渊=牛阿虫=李善虫

这是在完结《乌鸦之死》那个时候写的,如果这个可以当作后记看的话,那么我就随便记上几笔。
回头看去,古惑仔同人中的三篇,写得比较正经,没有搞笑没有幸福没有高H。
大局基本忠于原着情节,天知道,我多么想另开出一片新的天地啊!
谁喜欢乖乖按照原着写?不就像小学生看课本抄作业一样么?多没意思。
因此我造出了一个和原着无关的人物,来为自己的同人服务。
虽说是新人物,其实远在半年前就有了,不能说是全新的。
当初,在《风暴十三》看到风烈仁(风十三亲哥)的时候,就特别想做一个人设。
也是同时,借鉴了“光与影”的关系,至今才把这个人的塑造工程慢慢完成。
我承认这个很老土,但是确实很好用。
“影子”的存在就是这样来的,那就是牛阿虫,原名方善渊,
一是“方”乃他母亲的姓氏,
二是他母亲让他遵从李家的“善”字辈,
三是我觉得“渊”很符合牛阿虫给人的感觉。
不过现在已经改名叫李善虫。
为什么要叫这个“虫”呢?下面会讲解到的。
在古惑仔同人中,我处处借助他的视线,去揭露每一个人的点点滴滴。
比如乌鸦的爱哭爱笑和孩子气,陈浩南的伪清高和粗暴,雷耀扬的暧昧和精明。
三篇同人中的两个结尾,都让牛阿虫出场。
不是我很自私只会用自己的人物,而是我一直认为,做为始作俑者的他,应该有责任确认结果。
哪怕他的双手上已经染满了看不见的血迹。
哪怕他将来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必须亲眼去看看自己撒出去的网里有没有漏网之鱼,然后再捉回来。笑……

说到牛阿虫,就不得不提及乌鸦和雷耀扬。
我不是同情乌鸦和雷耀扬只有一个死的下场,只是舍不得日后不能看见他们神采飞扬的表情。
所以我埋下几个伏笔,没有在此交代清楚,因为那是三年以后的另一个故事。
别看乌鸦在火焰中死了,别看雷耀扬跳山死了,我保证,三年以后他们会活得比现在更好的。
再说龙门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假如乌鸦真的被烧糊了,他们会有办法把乌鸦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因为在龙门里,人人不是一般的高人。
好吧,我承认我有夸张的意思。
但是请千万不要忘记,在某个方面上,我的同人并不写实,也许已经超越现实了吧。
唯一的真相是,乌鸦未死,雷耀扬也没有死。
乌鸦的去向自有某兄已经安排。归属君东海领导的影子部队真是好归宿啊,我也要加入一脚,哭~
关于雷耀扬,落山下来了,就被有神通诀的雷家父子下令救治。
他受的伤很严重,前后花费两年,才能跟正常人一样自由走路。
事实上他在两年期间没少做过坏事,没少享受过“齐人之福”。
所以说,雷耀扬比乌鸦还要舒服不得了。
哈哈哈哈……停住,继续说牛阿虫。

也许有人会说,牛阿虫或者方善渊是那种很坏很坏的伪君子,其实他从来不是。
他不是像曾留予一样的赖皮男人。
曾留予可以隐藏本性欺骗众人,
可以混白两道扰乱风云,
可以背叛国家达到目的,
可以无知犯上强横压下,
可以出卖亲友伤害自我。
就像他陪伴洋妻子和两个儿子长达十年之久,却没有一个家人懂得他半点心思;
就像表面上为了国家利益而跑去当老大扫道,却只是为满足自己的一时之快;
就像有一天发觉自己心里有了君东海的影子,受不住自找的折磨,从君东海的身边逃跑,越跑越远……
说到底,曾留予是一个极端自私却能叫人无法记恨的男人。
我很早就知道,曾留予虽然可以坚强笑对一切,不过有时候也会被自己伤得遍体鳞伤。
不用逃避任何事物就能顺风顺雨地活下去,一切尽如人意,这毕竟只是理想,只是妄想。
天底下恐怕就没有一个人敢拍拍胸脯说,我从来没有逃避过。
至少我就有。曾留予也有。
当曾留予内心快崩溃的时候,为了不让自己被逼出软弱无力的一面,而选择了离开。
看似消极之至的行动,却是他对自己的一种防御性自保。同时表示了他还想活下去,不是么?
曾留予从来不是圣人,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错,也不卑鄙。
有时候我们还得要讲“情有可原”。
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忘记了,虽然能逃过一时,却不可能永远逃避下去。
不管将来会多辛苦多难熬,都必须站起来,继续前进才能看到新的明天。
所以,曾留予还是回来了,回到君东海的身边去撒娇,去抱怨,去侍候。
本来就是应该如此。

方善渊却不能,牛阿虫也不能。
他的心太细,情太重,义太多。
有太多太多的无奈,
有很重很重的责任。
所以他对乌鸦的死亡真的很难过,
所以他救下雷耀扬并给其“送终”,
所以他还是一直为龙门到处奔波。
方善渊对步步为营、钩心斗角、小心翼翼的日子,非常习以为常。
也许他本来就是劳碌命吧,一日无事可做就会坐不住吧?
或者借机去度个假也好啊,可是这不像方善渊的为人做法。
如果雷耀扬主动向李善虫提出的话,他会为之实现要求,完全不会为自己考虑,真是乖巧的笨牛啊。
有时候我会觉得,方善渊真是个坚持原则的好男人。
他会坚持到什么地步才叫好男人?恐怕连我也说不上来。
出卖乌鸦,质问陈浩南,顾忌雷耀扬,都是因为他的原则使之。
可以说,方善渊这个人有些坚持,有些淡然,有一些隐藏起来的寂寞。

在很多光影交错的时间里,我还想到了一个隐在幕后的男人,
他就是龙门的上任老板雷四,雷耀扬的同父异母哥哥。
我想他应该是很爱雷耀扬的,像他如此宽容和深沉地爱着雷耀扬的,应该没有第二个最佳人选了。
试问除了他,谁能像雷四那样爱护雷耀扬?
别跟我提到蒋天生,这是一段泛黄的过去,人都死了还能如何爱雷耀扬?
因此我非常赞同某兄的看法。
后来,雷四化身成白龙而沉眠地下,而雷耀扬还要继续他的奢华夜生活。
所幸雷耀扬显得比我想象中的更坚强,比我想象中的更成熟,比我想象中的更美丽,真是令我无比的安慰!
既然他找到了真正的归宿,那么我也就不需要过度的操心,不过依然会极度关注他们日后的新进展!

现在回来说说牛阿虫这个人。我忘记要说,他是乌鸦和雷耀扬的引路人。
没有他的带路,乌鸦不会脱离东星去投奔影子部队,雷耀扬也不会回雷家归宗认亲。
但我在这里不是要赞美牛阿虫的伟大业绩,而是要说明下他为什么要叫李善“虫”。
这是雷耀扬的杰作。
大家都知道,过去的方善渊并不叫牛阿虫。
自从雷耀扬回来那一天开始,坚持喊他小虫小虫。
所以很多人学着雷耀扬,到处都叫他虫哥虫弟阿虫大虫小虫XXOO……爆笑不止。
方善渊人很随和,很好说话(你大可以说他无力反抗雷耀扬),任由雷耀扬自行修改他的名字。
然后雷四就想,他们既然都是熟人,办事好商量,就派方善渊回来做雷耀扬的贴身管家(保镖+文秘+跑腿+……)。
一开始,方善渊担心服侍不好,却没想到雷耀扬依然对他很好,比乌鸦还要好上十倍,让方善渊觉得很诡异……
奇怪的两人关系,真的清白么?不是有过一吻之缘吗?
看来,他们共同的暧昧生活会继续下去。
就这样闹下来,牛阿虫的原名没人叫了,只管他叫李善虫,只有李善文仍在喊他渊哥或大哥。

对了,我还补充一个设定,就是方善渊跟风烈仁在龙门的地位同等,而两个人是好朋友。
他们虽然彼此来往不多,但却保持着一份奇妙的默契感,不须多说一个字就能知道对方的心思。
自从一九八七年十月那个雨天,风烈仁死在雷四的龙拳之下。
方善渊确实难过一阵子,但是有任务在身,苦心潜伏在东星的他不能回来龙门。
早已对雷四跟风烈仁之间的矛盾有些知情,但他选择一不过问二不插手,任悲剧发生到结束为止。
不说不说,那是上个世纪的往事,我总不能老是翻旧帐,万一翻上瘾了就不好做人啊!
依我看,不妨提他们做个“两大神”,
风烈仁是光明一般的财神,给龙门创造滚滚财富,
而方善渊则是暗的门神,忠诚保护龙门不被下三滥家伙破坏。
啊?我没说过方善渊身怀非凡的内力吗?
汗,方善渊精通百家防御功夫,也懂一些医术。
不然雷四就不会选中他去照顾雷耀扬,说白了就是优秀男护士。
我一时还不能适应“方善渊”,毕竟已经把“牛阿虫”叫习惯了。
另,曾留予,那个“下三滥”就是说你!

我想我不会忘记,有些事情和有些男人,在来来往往中,总有能让我慢慢回味的地方。
除了跟我一样喜爱他们的朋友之外,别人不会明白我每次看到他们就会愉快的心情。
不知道是出于性格习惯还是文笔问题,我发现几个人物被自己写得软软的,
不是软弱无力的那种,也不像是细腻敏感的,天啊,大爷们能这样吗?!汗颜不止。
胡乱写了这么多,手也酸了,我要爬床补睡了~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ziyong.blog84.fc2.com/tb.php/261-b124cb4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