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浅谈日本的花街柳巷

爬去朋友林子准备干活的时候,
看了弥弥亲转载的《浅谈日本的花街柳巷》,
有时候,看看时光裂缝中的历史片断,很有意思。

名称:浅谈日本的花街柳巷
作者:步亭先生

世界上第二古老的职业是什么?是间谍。那第一古老的职业是什么哪?嘿嘿,那就是“性工作者”。在《圣经》里面,当基督还没有遇到东方的三个“闲人”的时候,妓女已经早早出现过了,妓女将犹太人无敌的大力士上了床,旁边的人趁大力士睡熟了把他剃成了一个秃瓢,这才逮住了他。从那时到现在,犹太教徒都不敢将鬓角的毛发剃光。至于中国,春秋五霸之一齐桓公手下的管仲,最早在齐国的都城临淄设立了专门的设置“女闾”来吸引各地的客商,回笼货币。管夷吾因此被中国后世的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尊称为祖师爷。(管仲是是第一个设置官方妓院的人。管仲于公元前685年被封为“卿”,死于公元前645年,因此设“女闾”制应该是在公元前685年至公元前645年之间。这比梭伦创立雅典国家妓院公元前594年至少还要早50年以上。因此有人说管仲是“世界官妓之父”。)我相信人类是很难战胜自己的欲望,只要人类的生殖方式不改变,“性工作者”就会永远存在下去。不过这不是我这篇文章的主旨,说多了,难免要被管理员删帖子,所以这些闲言废话“暂且按下不表,话说……”

话说公元1600年9月,家康在关之原险胜石田三成,由此奠定了他川近三百年的天下。从这时起江户就渐渐繁荣了起来,等到庆长十年(1605),川家康在江户正式开衙建府两年以后,有个叫庄司勘右卫门的人向幕府提出申请,要求开设“游廓”(官妓),幕府批准了他的请求。庄司从此财源滚滚,几乎成了独霸一方的“鸡头”。到了元和三年,勘右卫门在日本桥茸屋町(现在东京中央区人形町附近)买下了两町四方(一边长218米的四方土地)大小的土地,这就是我们今天经常在日本时代剧里看到的日本花街柳巷——“吉原”的鼻祖。

为什么叫“吉原”哪?因为这两块地周围长满了苇草,本来这叫“苇原”。日本人苇草的发音是“yosi”,和吉祥如意的吉同音。经常来的人以讹传讹就把它当作了“吉原”。这个时期到吉原去“打茶围”或是“过夜”属于高档娱乐,一般老百姓是没有办法去那里享受“笙歌艳舞”的。也就是从这时起最高级的妓女被呼为 “太夫”,用以象征她们身价的高贵。

到了1657年(明历三年)一月,江户城发生了一场被后世的史学家称作“振袖火事”的大火灾,这场大火将江户一半的土地化成了焦土,吉原也在这场火灾中彻底烧光了。幕府就另外拨了一块地给当时吉原的经营者,让他另起炉灶。这块地皮在浅草的后面,而且地皮也比先前大了一半。本来只准白天营业的规则也被打破,变成“AM PM”。幕府还强制关闭其他各处的“桑拿会所”(这是我找的比较接近的国语单词)近200家,将原本在里面服务的“泡妹”迁到了吉原。虽然后来新设的吉原又经历了几次大火,但只要火灾现场收拾完,吉原还是要搬回原处,一直没有再择地而牵。日本最大的花街柳巷也就是从那天起在吉原这片土地上扎根了。

当时江户的人口将尽百万,原本的荒凉的小鱼村一下子涌进了很多“京漂”。计算上被川幕府强制规定生活在江户的各个藩主和藩主的手下,加上川的直属武士一共将近有50万人。当时日本实行的是长子继承制,能够继承父亲的俸禄和职位的只有长子。那时候有没有计划生育,武士生起孩子来都是一串,长子以外的所有男子如果不找到正当职业,这批人只能游手好闲。此外不属于武士阶层的町人也是五十万人。但是江户一百万人口中女性的比例只有30%。换言之江户已经陷入了极度的男女不平衡。如果不顾这个现实,强制实行江户幕府标榜的儒家思想,江户肯定会乱成一锅粥。所以幕府对吉原花了大力气,极力将其打造成“压力锅的调节阀”,希望将社会的不安定因素扼杀在萌芽时期,创造一个“和谐社会”。(最后一句是我瞎诌的)。

吉原被称为“游廓”,从规模上来说确实是一个小的城廓。吉原坐落在浅草寺后面一块由深沟和高墙围起的地方,到那里有几条路,但是不管怎么走,总要经过日本堤(河堤),从日本堤往里走过一段叫“五十间道”长的道路(大约92米左右)才能来到吉原的入口,在“五十间道”路口有一颗柳树,被称为“見返り柳”(回头柳)。一般从日本堤来的客人看见这颗柳树就知道离吉原不远了,异常兴奋。一宵风流已毕的客人走到这里时,总还有些依依不舍,回头留恋。因此这颗柳树叫“ 見返り柳”。往里走就来到了吉原的大门,“自古华山一条路”吉原只有这么一个大门,进也是这个门,出也是这个门。走进门里,在门旁有一个门番(派出所),用以维持秩序和监视来往人等。再往里走,中央一条大路名叫“仲の町”,沿着这条大路旁边有几条支道,每条支道上都有木门。街边和木门里就是一家一家游女屋(妓院),靠近中间大路的妓院越高级,越往两旁的级别也越往下落,延伸到高墙边的深沟那里,就是“夜鹰”(流娼)出没的场所了。吉原里最高级的妓女被称为 “花魁”“太夫”,这些女人一般不会让普通人看见,如果一走上街,那就是上海人说得“大进宫”(大场面)。一般这时“太夫”会穿上华丽的衣服,高脚木屐(这些木屐每双都价值不菲),走在路上亦步亦趋,后面跟着的秃(服侍大夫的幼女),新造(比花魁低一级的游女)。后面是遣り婆(服侍大夫的娘姨)。这个场面用北方话说“够瞧老半天的”,所以一般老百姓称之为“花魁道中”。对于级别稍低一点的妓女就只能坐在游女屋的门面两旁的格子窗里,供来来往往的嫖客挑选。那些夜里才能出来的“夜鹰”的拉客对客人就是连哄带骗了,有时候哪怕你只是路过也要留下钱才能走。

到日本古时的妓院去消费,和古时中国的一样,有一套复杂的程序。这套程序随着游女的级别升高而变得复杂,低级的流莺价钱是300文(大概就是当时一碗清汤荞麦面的价钱),行事就在深沟旁的破船里草草了事。稍高一点的游女是坐在游女屋格子窗里的,价钱是最高级的游女的三十分之一,客人如果看中了座在格子里的哪一位,自然会有门口拉客的“马夫”引你登堂入室,先是老鸨先跟你谈价钱,有时老鸨还会问你跟这个游女是不是第一次,等价钱谈好了,你刚才看中的游女就跟过来了。到了最高级的“太夫”那可就复杂了,首先和“太夫”共度春宵价值本就不菲。

吉原最高级的“太夫”一晚基本价钱是二十两。这个数目是多大的概念吗?这是江户时期是一个熟练的技术工人,三年不吃不喝剩吃俭用下才能存下的数目。说出来可笑,二十两里面只有5%属于“太夫”的“肉金”。剩下的都是分给剩下的人的。有人问这种事情还有人跟着?有,而且不少。在客人和游女进入销金帐前要大摆酒宴,酒宴出了客人和“太夫”另外还有二十几个人。二十几个?有这么多吗?我算给你听:“太夫”一个人,后面会跟着三个番头(经理),两到三人的振袖新造(基本上已经不能招眯客人的游女),秃(服侍“太夫”的幼女,将来的“ 太夫”)两人,三组艺妓(一组为女艺妓,另外两组为男艺妓,每组两个人),帮闲(一个客人后面会跟三个帮闲。帮闲是我最不能理解的职业,帮闲既不是艺术工作者,也不隶属于游女屋。用今天的话来说,这些人完全是为了活跃宴会气氛而产生的。帮闲我国的历史文献也有记载,但是我还是不太明白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三个人,若者(帮闲的见习人员)二到三人,游女屋的亭主(老板)和游女屋的若者(游女屋的工作人员)三个,加上一个遣婆(老鸨)。这样一算就要二十五个人了。如果再算上给做菜的厨子和船夫的小费,总要二十几两(换算今天的日币150万),如果你手头松一点总要到五十两(日币375万)。

但是客人指望就这么一次“一亲芳泽”,那是做梦!京剧《玉堂春》里苏三说王金龙用钱是“三百两银子,喝杯香茶就走”,日本的游女要求客人也是这样。第一次客人进了“太夫”的闺房,“太夫”只会服侍你抽一锅旱烟,抽完烟,就端茶送客。第二次叫“裏返し”、第三次“三回目”客人才能和“太夫”结下了“馴染み ”(相好、情人)的关系。不过所谓一份价钱一份货,这些“太夫”除了面貌较好,皮肤细嫩以外,和歌;俳諧; 漢詩;古典;書道;華道;茶道; 碁;将棋;琴;三味線都要掌握,而且其中一门技艺必须特别优秀。把秃(雏妓)培养成为一个“太夫”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和相当的金钱。游女屋要从客人身上捞回来一点,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吉原灿烂极致的消费文化创造了一个“地上天堂”,在这里被发泄的不只是性欲,还有阶级的压迫。“压迫”?对,江户幕府是一个武士至上的社会,武士代表了国家的暴力机关,哪怕最大的富豪在自己的府邸或是工作场所,如果没有“苗字带刀”的身份,哪怕看见再低级的武士,都要跪下磕头,如果语言答对不慎,小命丢了都有可能。吉原就不一样了,首先武士在进游女屋前要交出身上的所有武器,武士的暴力身份首先被剥夺了一半。第二作为武士按照身份有一套相应的场面,但是为了维持这个场面,武士的工资往往是不够,即使有一些剩余,和那些富商也是不能相比的。所以平常低声下气的富商在吉原就可以扬眉吐气,有时候摆出一幅花钱的样子就可以让手头羞涩的武士无地自容了。

吉原又影响了日本甚至是世界的文化。“浮世绘”本来就是出自于吉原,后来这些印刷图片飘扬过海,影响了凡高等人的画风,这些人有创造了对后世油画界影响深远的“印象派”。吉原对日本的歌舞伎,饮食等等方面,都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下面说两个故事,一个好,一个坏。一个类似于中国的“卖油郎独占花魁”,另一个就有些“任孝子烈性为神”的感觉了。

先说好的,在江户中期,有一个叫久藏的染布的老实的学徒,一向不喝不抽不赌。可是突然一下子人变得异常萎顿,老板一看,知道他这个岁数的男孩大概得了相思病,就问他的梦中情人是谁,久藏老实说他的梦中情人是当时风头最盛的三浦屋的“高尾太夫”,老板说这个レベル的女人你还是死心吧!你要见她一次就最便宜就得花十两。久藏犯了牛脾气,不就十两吗?我用心省就可以了。果然从这天起,他省吃俭用三年,只凑足了九两。老板看到他如此真诚,就凑了一两给久藏。久藏这才能够和“高尾太夫”得见了一面。等到酒宴结束,久藏和“高尾太夫”进了闺房,“高尾太夫”还是那套,服侍久藏抽了一锅烟,就要端茶送客。久藏一下子放声大哭,“高尾太夫”问他为什么哭?久藏就将三年里吃糠咽菜,只为见“高尾太夫”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今天我和你分别了,可能三年以后才能见面,“怎不叫人伤心落泪啊。。。。。。” “高尾太夫”闻听此言,感动的是热泪盈眶,没想到居然世界上还有如此痴情之人。他和久藏相约,因为到了明年“高尾太夫”就可以得到自由,她想做久藏的老婆,问久藏如何?久藏岂有拒绝之理。一口答应。一年后“高尾太夫”嫁到了久藏家,用自己的私房银子帮助久藏开了一家染布店,生意很好。这桩事情被传为千古佳话(佳话等同于假话,我对这桩故事认为只有60%可信)。

接下来说件坏的,这就是所谓的“吉原百人斩”。一个叫次郎左卫门的丝绸商人,和别人一起凑热闹去看当时风头正盛“八桥太夫”“花魁道中”,一下子被迷住了。倾其所有要将“八桥太夫”弄到手,“鸨儿爱钞”属于客观条件,次郎左卫门只要豁得出去,自然可以“销金帐里卧鸳鸯”。可是“姐儿爱俏”就是个主观条件了,在这方面次郎左卫门就不能让“八桥太夫”满意了(歌舞伎里描写次郎左卫门是满脸天花,电影里则是脸上长了很大一块肿块)。八桥太夫”一开始为了钱还勉勉强强敷衍。等到次郎左卫门将一家一当全花费完了,自然脸上就不好看了。最后将其扫地出门,次郎左卫门哪里肯善罢甘休,回到老家将后事打点了一下,又来江户找“八桥太夫”作最后谈判,妓女对一个没钱,丑陋,没有魅力的客人的态度,大家自然可想而知。次郎左卫门一怒之下,拔出腰间天下无双的名刀“笼吊瓶”,将“八桥太夫”砍死,随后又杀了“八桥太夫”的跟班等等,和路上的过往行人一共近百人,之后才被幕府的捕吏生擒,最后自己也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这是一件真实的事件,不过根据文献记载,好像次郎左卫门一共只杀了包括“八桥太夫”以内的八个人。“百人斩”当是以讹传讹。

除了天灾人祸威胁吉原的游女的最大的敌人就性病了,那时候国的那个香肠工厂还没有发明避孕套,自然梅毒等等的性病在吉原之类的地方自然大行其道。虽然有一个月一次的检查,但很难避免交叉感染。我就看到过文献里写到过半边面孔都烂掉的嫖客,和烂手烂脚的妓女的记载。世界最早的梅毒特效药“606”是诞生在日本,恐怕和这有些联系吧?

关于日本的花街柳巷,还有很多可以值得叙述的地方,限于篇幅的关系,就此为止。而且我要再三提醒中国的“狼友”,吉原今天仍是日本有名的销金窟之一,而且还在老地方,可是!各位千万不要妄想去那里“开洋荤”,第一,那里不通公车,地铁。没人带进不去。第二,日文不好的客人一概不接待。第三,价钱还是很高,一次花费将近4000RMB左右,这确实不是小数目,可以让普通日本人做一次海外旅游了。

至于现在的吉原还是不是江户时代的吉原一样?我可以告诉你绝对不是。老的吉原所有的游女屋在昭和33年3月30日《売春防止法》生效前一天,已经全部消失。至于老吉原“心灵的交流”这一部分现在已经分散到了新宿,银座,国分寺这一带了。现在的吉原只保留着“肉体的交流”,而且现在吉原的游女屋有一个有趣的总称,叫“高级桑拿”(本来叫土耳其浴,后来因为土耳其大使的反对才改成如今的“泡泡浴”)。在日本“卖春”是犯法的,但是“高级桑拿”之内发生的苟且之事不算犯法,因为“高级桑拿”只提供漂亮女孩陪你洗澡,“高级桑拿”方只收了你洗澡的钱,至于你和陪你洗澡的漂亮女孩在洗澡中产生了感情,然后行的“周公之礼”不属于“卖春”的范畴之列。你们之间的金钱交易日本法律也无可奈何。

最后我以吉原的老嫖客在回忆昭和33年3月30日《売春防止法》实行之时感伤的话,结束这篇文章。“親の命日を忘れても、この一日を忘れません”(就算忘了自己父母的忌日,也不能忘了吉原关门的那一天的忧伤。)

-2 Comments

紫雍 says...""
==b
我觉得这篇很通俗啊
摸摸,没兴趣就不要勉强看完
周末快乐,代我问好你的弟弟
2008.10.17 15:18 | URL | #- [edit]
月烨 says...""
终于看完了~~(*+﹏+*)~ @
还是半懂半不懂了~~
2008.10.16 20:4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ziyong.blog84.fc2.com/tb.php/223-754a3c5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