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将成名万骨枯

离平安夜的到来还有三天,正逢罕遇一见的浓雾重锁着岁朝清供——惠山。倚窗凝望朦朦胧胧的惠山塔,转头对朱雅的轻问有些意外:紫雍,《集结号》看了吗?
既然她提到了,我想有必要多写两字三词吧,不过,毕竟有些年华了,不曾握笔写个观感,一是懒散成了顽症痼习了,二是鄙人真的不善作文罢了。
原先的副题是,观《电影<集结号>故事真相探索之旅<牺牲>》有感。
但是后来,转念一想,练习码字拷贝比较省心省力,所以就不写了。
废言至此打住,该严肃严肃了。

电影还没有看,倒先观了由它延续拍成的纪录片《牺牲》。
“战争,犹如一场死神的盛宴,生命在这里显得是如此的脆弱,也许就在一瞬间,曾经属于你的一切都灰飞烟灭,甚至没有人对此多看一眼……”——淮海战役历史的序幕由此开始。
《集结号》男一号张涵予说,“对于战场上的士兵来说,永远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自从踏上战场的那一刻起,就随时准备牺牲。”——看到此时,不禁想起,士兵突击中的他们啊,身处的虽是没有子弹没有烽烟的和平年代下,就能说他们没有半点牺牲吗!不要忘记,七钢连为了推进改革之形势,强忍割肉解体之巨痛,散了;不要忘记,伍六一为坚守最后的军人尊严,拒绝了一连以司务长之职的挽留,拖着残腿复员了,离开了他所热爱的军队;还有很多人,为了比自己更重要的人、事、物而牺牲了小我,成全了大我,甚至,满足了军队需要,维护了国家利益……

长达六十五天、兵力多达百万的淮海战役之悲壮,恕我以有选择的录入方式来讲。

单凭“因为作战地区地域狭窄,解放军擅长的穿插分割各个击破的战术无法施展,双方只能逐村逐屋的争夺对抗……”就由此可想了。是啊,无法使用最拿手的战术去歼灭敌军,只能投入更多更多的兵力去高度密集地包围——突破——再包围——再击破,正是“包围圈越小,战斗就越为惨烈”!因此,“围歼战斗力较弱的国民党军第七兵团,华东野战军足足花了十一天,大大超出了预计一周之内结束战斗的计划,而且投入兵力之多,伤亡之惨重,都是处于预先意料。”
有多惨烈?原华东野战军6纵队某部团长徐超:“我们一个连最多剩二十来个人,一个班剩一两个老兵,最多两三个老兵。”——容我说明,一个连大概有120到140人,一个班约有9到10人。[一般来说,一个班9~12人。一个排3个班。一个连3个排,还有炊事班和连部。一个营4个连,也有3个的。]
有个侧面描写也证明了它空前的惨重,就在碾庄战役旧址对面的烈士陵园里,两座公墓安眠着五百一十二名烈士,巨大的墓碑却只有十人的名字,一个“等”字替代了五百多名烈士的名字。
碾庄战役纪念馆第一任馆长杨景州:“因为烈士埋在土里没有名字,你知道哪位烈士是他的亲人?”
战场上慷慨赴死的英雄,今天却只能成为墓碑上的一个数字,他们的家乡究竟在什么地方,他们的亲人是否还在等待他们,没有人知道。

要论最为惊心动魄的战役,就数安徽濉溪双堆镇的大王庄争夺战了。其实,这场拉锯血战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极其残酷的结局。从早上八点打到晚上八点,整个村庄除了几堵断墙,几乎被夷为平地。老虎团和三个主攻营几乎全部拼光,彻底催垮了双堆集守军的意志。原中原野战军6纵队某部指导员左三星:“那死人,到处都是死人……轻伤他不下来要继续战斗,重伤的怕连累别人也在那坚持,不连累别人,所以等着在那个地方,最后一刻,坚持到最后一口气,直至牺牲了,所以几乎没下来的人,都在前面。我们这个营五百多人,打到最后就下来几十个人……三营营长他叫吴颜生,是我的老乡,就说了一句话,他先说老乡,我也回答,我说老乡,两个人互相叫老乡,老乡,虽然是一句话,这里面包含的意思很重,我们打得好苦啊,打得好惨啊,我们终于把阵地给守住了,终于把敌人给打垮了,代表了我们许多许多要说的话。”
多年以后,今天的大王庄已经看不出丝毫战争的痕迹,只是当地的农民在犁地时,还经常会发现,浮土之下的土壤透着隐隐的血红色。

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馆长刘英:阵亡的我们叫做牺牲,失踪这里面有几种情况,一种可能是部队找不到人,这里面,比如说遗体被掩埋了,因为战场上有很多的爆炸物,有的时候在各种村落里面战斗,也可能在一些江河里面,特别是淮海战役,在江淮地区,还有很多水网稻田,那么在这些地方,也可能被爆炸掩埋起来的,找不到,这是一种。另外,当时解放入伍的,因为我们解放军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情况,就是我们是随打随补,战场上投诚的,解放过来的战士就补充到我军,这种情况下,有一些刚刚补充到部队,也可能还不太认识,有的可能还有些失散……
说起解放士兵,即是投诚的国民党俘虏士兵。一位老兵调侃说,淮海战役的后半部分,全是靠俘虏打下来的。
暮年的左三星一直还有一个心结,他心中藏着一份愧疚,那是一个叫张天才的解放士兵,在淮海战役中负伤牺牲。
“生前他就说我有一个老妈妈,将来以后给妈妈写个信,叫她知道我是解放军,不是国民党俘虏,就这么一个愿望,我现在很懊悔,我觉得辜负了他的希望,我光知道他是洛阳一片的人,是哪个县哪个村都不知道,只知道是河南洛阳那儿的人……”

战争吞噬一个生命,可以了无痕迹,而这个生命的代号从此,也就很可能,以失踪二字登记在册,又或者,连失踪的记录也找不到。
河南永城陈官庄,淮海战役的终结之地,也许是战争临近结束的原因,陵园的墓碑是那个尽可能详细的,保留了烈士的名字、年龄还有相关信息,让我们除了伤亡数字之外,还可以通过墓碑,了解到半个世纪前,那些曾经青春的生命。
对于解放全中国的愿望来说,淮海战役的结束,不过是无数大大小小战斗中的一个章节,更多未知的战斗还在前面等待着,也许只有战斗,才能体现出士兵的英勇,只是谁也无法确定,自己能否等到最终胜利的那一天。
原华东野战军6纵队某部团长徐超:三八年参加革命的,我们出来一百几十个人,留下我们一两个人,其他的人哪去了,牺牲了。后来我参加革命以后,部队一批一批,补充我们这个部队,补充那么多人到哪里去了,留下几个,没有几个。
原中原野战军6纵队某部指导员左三星:当连长、指导员,一牺牲就是五六十个,七八十个牺牲了,当教导员、营的人多了,一死两三百个,两三百个都牺牲了。当教导员的时候,开始行军的时候,前面,后面看不见,打到最后的时候就十来个人,一个连就剩几个人,这一辈子就是这么打过来的,打到朝鲜我们一个师,打到最后,就剩了二三百人,我们师长于海忠站那说,休息啊!一个师都听见了,你看看,打得没有人了,一个师……
每一个从战争中幸存的士兵,都深深怀念着那些生死与共但是却没有看到胜利的站友。八十九岁的老人龚文明就是这样,他把自己记得的牺牲战友的名字,一一记在本子上,每当翻看的时候,曾经的戎马生涯总会浮现在眼前。
原华东野战军3纵队某部指导员龚文明:姓名、年龄、籍贯、出身、成份,是英雄还是模范,是不是共产党员,哪一年参军的,都有。我经常翻着看看他们,他们的音容相貌、言谈举止,至今还是历历在目,高个儿、大个儿、小个儿、眼神、眼睛、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忘不了他们。

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最终以人民解放军全面胜利而告终。
根据战后的统计数字,人民解放军两大野战军的伤亡数字是136524人。
在今天的徐州市,淮海烈士纪念塔两旁的碑廊上,镌刻着28391个名字的淮海烈士英名录,其余的名字我们终究无从查考。
在炮火纷飞的战争环境中,又有多少逝去的生命被统计者所忽略?又有多少牺牲的士兵,失落了他们本该拥有的荣誉?这个数字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统计清楚。在历史无数次的征战杀伐中,又有多少被后人淡忘的无名烈士呢?
退伍士兵王艾甫:当你穿上军装意味着什么,准备献身。也就是说军人的一个职责,就是将来准备牺牲,穿军装的目的就是意味着这个。当战争来临也好,当自己需要付出生命,或者流血的时候,他不去讲,也没有什么考虑,也没有什么还得讨价还价。准备牺牲的是感到一种自豪,然后他换取的是什么,就是一个荣誉。烈属两个字,给家里面换来的。
当一个士兵浴血沙场的时候,他无暇顾及身后的千头万绪,一份烈士的荣誉,可以让死者安息,也让每一个生者心中不再哭泣,这也许是对牺牲者最好的纪念吧。

张涵予:今天,当我们回顾历史,那一场场大大小小的战斗,那一个个浴血疆场的普通士兵,你也许听到过,那些流传至今的关于牺牲的故事,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随着岁月的磨砺,他们的名字变得模糊了,让我们在心中,为他们竖起一座碑,让每一个牺牲在我们的记忆中永远不朽。

用片尾曲《兄弟》做个结尾:

兄弟你在哪里
天空又飘起了雨
我要你像黎明一样
出现在我眼里
兄弟你在哪里
听不见你的呼吸
只感觉我在哭泣
泪像血一样在滴

我一个人独自在继续
走在伤痛里
闭着眼回忆
岁月锋利
那是最最致命的武器
谁也无法把曾经都抹去
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容易
还有什么比倒下更有力
没有火炬
我只有勇敢点燃我自己
用牺牲证明我们的勇气
还有什么比死亡更恐惧
还有什么比子弹更无敌
没有躲避
是因为我们永远在一起
用牺牲证明我们的勇气

我一个人独自在继续
走在伤痛里
闭着眼回忆
岁月锋利
那是最最致命的武器
谁也无法把曾经都抹去
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容易
还有什么比倒下更有力
没有火炬
我只有勇敢点燃我自己
用牺牲证明我们的勇气
还有什么比死亡更恐惧
还有什么比子弹更无敌
没有躲避
是因为我们永远在一起
用牺牲证明我们的勇气

从未分离
每个夜晚
都是同样的梦呓
自言自语
来世还要做兄弟




紫雍
誊写于岁朝清供之雍居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晨

-2 Comments

紫雍 says...""
相当沉重,我不想去看电影了。叹
还是最喜欢看快乐的军旅剧集>_<
2007.12.25 09:02 | URL | #- [edit]
小猪猪 says...""
好长的文章。我趁要做事之前看此篇,不知不觉地看完了,喝的开水也跟没了。是的,情节很感人了。我以前很少看军事题材剧,现在看一些,渐渐地被情节吸引了。还有,画面很有震撼力。不错!
2007.12.25 08:16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ziyong.blog84.fc2.com/tb.php/138-83407fe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