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终极大叔受控100问

A,介绍一下你自己

你是什么类型的女生(或者男生呢)
答:雄雌难辩的九尾狐。

最早知道自己是叔受控是在什么时候?
答:很早了,第一次看到五、六○年代的怀旧电影就很控某大叔。

那时对大叔的冲动是什么样子呢?现在有什么变化吗?
答:相当于君子初次见到美人时的暗自惊艳,看情况。

你一直是叔受控吗,中间有过什么变化?
答:是啊,没有,做人要从一而终。

你有收集任何和大叔有关的物品吗?
答:有,电影海报算不算?

有进行过相关的同人创作吗?比如涂鸦,写作,COS等等。
答:同人原创图文都有,不看COS。

你的朋友和家人知道你是叔受控吗?他们的态度如何?
答:都知道,朋友给予理解和支持,家人则是从不干涉。

控大叔的话有过什么突发事件么?
答:为大叔受伤发生意外?一次都没有。

梦境中出现过大叔吗?什么情景偷漏一下?
答:我做梦一直很艰难。

如果让你送他一件生日礼物,会送什么?
答:不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曾留予,老男人


以此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某位仁兄及雅正!

我常觉得,曾留予的心性可能要比他妹妹湛小悦更脆弱,在此特指的正是诈死前的他。
曾留予这老男人是极怕寂寞的,只因他贪言,且贫的堪比燕雀。
那人又不甘于做猴戏供人玩笑,况且在他的母亲面前“人微言轻”,湛芬自然不多搭理她唯一的儿子。
天底下本该亲密无间的母子如此生疏至此,不能不说是可悲的。
曾留予更不会自言自语,就算明知道自讨没趣也愿意白白挨某人一顿毒辣无比的舌仗,
口口声声死拒受辱的老男人沦落至此,又是何苦呢?
这个老男人哪,在心理上害怕孤独也就算了,
尤其是他口上寂寞不算,连耳朵也不甘荒芜,
竟惧怕寂寞到如此自贱的地步,不能不说他的性格还是带有一些悲剧性。

迟到の道谢

又是一年生日来了,活一年就少了一年,活一天就少了一天。
所以,我对庆贺生日兴致索然,但是礼物不可少,嘿嘿嘿……
昨天我老妈说她忘记了我的公历生日,汗倒!
我最开心的是父亲送来了一块普洱茶熟饼,幸福得要升天了!
同时,我还要在此感谢各位的祝贺和礼物——

每天是感恩节

昨天闲聊,和某兄长,和车车,和爹娘他们。
聊到了学习,聊到了大学,聊到了朋友,聊到了工作……
车车随便说了些她大学的事情,比如,
大学期间有人帮她叠被子、洗衣服、占座位、擦皮鞋、买吃的之类的。
于是,猫猫她们难以置信了,我却信了。

所谓的厚积薄发



现在暂时复活,最多可以冒水两小时,带着满头汗水的苦笑,在此跪谢各位亲友的挂念!
言归正传,不吐苦水就是对不起我注册这个博客的了,所以我要大吐特吐!

博客100问

1.Blog代号是?
ziyong。

2.Blog代号的由来?
紫雍,自用。

3.Blog名称是?
雍の渊,只是九尾狐公子的墓园……
渊の影,这里是雍の渊的倒影……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