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为答谢亲们的贺卡而回复

秋仁


线稿:九尾狐
上色:萝卜妈咪

谢谢大家了,最后送上一张新年贺图,请君笑纳!
再次跪谢我家妈咪的辛苦上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忙”者,其心亡也

某一天,柳学文外出采访某夫妇,带着稿子回来了,
她一进门转个身,就看到很久没见的同事小麦躺在休息室里的沙发上打个困儿,
“小麦,小麦,最近在忙些什么?看看你这么累去苦来。”
“瞎忙呗!”小麦醒来一看是柳学文,苦笑着回答。
柳学文哦了一声,再说些闲话,轻轻地关门离开了。
大家都在忙,而且都在瞎忙,连她自己何尝不是每天都要跑外面找关系做新闻呢?

THE END

“忙”,便是现在我要写这个日志的主角。
成君忆老先生说过,“忙”这个汉字精确地描述了人们为什么晕头转向的真实原因。
“忙”者,其心亡也。
所以,我们忘记了云淡风清,忘记了悠闲从容,忘记了单纯快乐,
当我们离“闲”越来越远的时候,为一些看似重要的人、事、物忙得晕头转向,
可悲么?因人而异。
比如你追求物质生活带来的刺激和利益时,不得不忙起来,忙什么呢?
跳槽加班挣大钱、夜车约会、通宵抽烟看碟、相亲结婚生子……这就是你的“忙”。
如果你觉得为这些把身心忙累了,是值得的,那么你可以不需也没必要感到一点点可悲。
比如我在忙着观察一个个汉字的演变过程,或许在别人看来这是枯燥无聊的,我却觉得很快乐。
所以我只能说,忙者该不该为“心”而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说个题外话,
“其心亡也”,若遇上个粗心人,也许会认成是“忘”字,因为他没有注意到心与亡的位置顺序。
那么,“忘”字又是如何来的?
学习的时候,我仅了解到两个,
一是根据金文形体来表示“亡失了心中记忆之事”,
二是在古时,“忘”可作“亡”的通假字,
有兴趣者可以找看看《战国策》做个对比——“忘其”同“亡其”(意指:还是、抑或)。

给AA的《滚滚,猫猫和狗狗》接龙

AA的前文:
在一个地方,有只爱在泥潭里打滚,流着鼻涕傻笑的滚滚,每天的他都和一样快乐的狗狗一起开心的玩。
常常跟滚滚玩得很开心的狗狗,其实也许是有着自己的烦恼和心事的,可是可怜的滚滚并不知道狗狗滴心事。
在另一个地方,有只猫猫,冷月高挂之时,会躲在都市丛林的阴影下,独自唱着悠扬的歌。
然后有天晚上在回家,狗狗听到了猫猫的歌声,露出了滚滚从没看过的表情……

亲爱的CICI,人民感谢你!

1.关于照片

车车,现在我要学你一下。
这件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我们内部三四个工作人员难得现在有午休,
于是开了个群聊互攻,鸟不肯公开照片,
CICI一时兴奋过头,竟然把啤酒错看成了鸟,
然后……
PS:很多特别可爱的表情因为无法贴来而PASS!

《字海迷踪》的来历

《字海迷踪》并非我的原创,实是台湾某文摘上的一个专栏名称,
讨论和讲解汉字的种种,比如演变,异形化,简体化,创新……
我一直很喜欢看这个专栏,为此还跟父亲抢来抢去呢!
每次抢到手之后,定会关门,坐地板,借助窗外的一丝亮光,埋头阅读。
看后颇有不少的收获,还能纠正我认知上的一些错误,这个日后会说的。
有一次,给同爱汉字的某兄弟讲了一段内容,兄弟也觉得很有意思,
为便于我们兄弟一起讨论汉字,决定开个日记本存下汉字资料,
万万不料,该空间使用了才一个星期,就一命归西了!!!
天杀的,还来我千辛万苦录入的汉字啊!!!
鉴于这打击过大,我发毒誓以后绝不会再录入任何一个汉字的奥秘!
转眼间,不过半载数月,现在只为发泄我对汉字的胡思乱想而重开,
我知道,这时候说这种话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憋了不少想法,实在是不吐不快啊。
要么在发泄中生存!
要么在压抑中死亡!
在此声明,我开的《字海迷踪》绝非据史分析,请勿以此做学习汉语的参考材料,
毕竟我的出发点不是误人子弟。

XXX30问

1. 你的昵称?
紫雍:小紫、雍、小雍……请永远不要叫我“雍正”!
九尾狐:九尾、九九、小九、狐狸……不怕麻烦的茄子曾经很喜欢叫我“九条尾巴的小狐狸”。

终极暗不良忍·雍



名字:雍
封号:终极暗不良忍
性别:雄雌不分
年龄:18
身高:178
体型:纤细
发色:银紫色,直发,束着高高的马尾巴。
瞳色:金紫色。
肤色:白皙;左颊有一只半透明的龙纹,银蓝OR金朱色。
衣服:外是一身风衣,内是白色紧身衣。
武器:日本刀,凡是刻有古典花纹的纤细长刀都行。
花纹:以白龙和朱雀为主。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